商务合作

我们要建设自己的家园

  • 2018-05-18 17:47:48
  • 0
作者:郭凤志

乌克兰科学家喜爱杨家将,可能是“精忠报国”的思想震撼着他们,在国家艰难时期,他们来中国合作,带来的是产业化高新技术,也学习到中华民族的文化和优良传统

图片1.png

让乌克兰国家科学院的创新成果转移的辐射区域在国内延伸,一直是我致力推动的工作,这次带乌克兰专家去山西朔州,不仅是由于朔州朋友的热情和恳求,给乌克兰人来看看中华文明发源地、中国煤都、号称欧洲顿巴斯的山西也是我的心愿。

我用自己的方式为乌克兰人对山西朔州做了通俗的解读。三十年前,邓小平首次访问美国,偶遇美国西部石油公司董事长哈默博士,这个曾经与苏联第一个做生意的美国人,在苏联最困难时候帮助了列宁,为苏联运来了食品、糖、生活必需品。小平也邀请他来中国投资做生意,帮助中国的改革开放,亲自为他解决了私人飞机降落难题,这就有了后来的美国对华最大投资项目之一---平陆煤矿以及后来因煤矿而形成的城市---中国朔州。三十年后,城市的转型升级需要的不单是投资,更需要先进技术。一个小故事,我们共同熟悉的列宁、美国的哈默、中国的顿涅茨克--朔州,让乌克兰专家一行对山西和项目合作向往起来。

图片2.png

几十个煤老板对创新技术的热情和渴求让乌克兰专家和我吃惊。传说中的"煤老板"并非不学无术,纸醉金迷,为富不仁,他们衣着朴素,行事低调,一口浓重的山西口音虽然翻译理解起来有些吃力,但是我还是能够感受到他们对乌克兰专家的真诚。他们提出非常专业的技术需求,甚至要高薪引进专家来企业工作。在遇见令人振奋的科技项目时,他们也很是简单的说,只要项目好,几亿、十几亿我都愿意投资,也只是这时,我才找到了印象中煤老板的豪气。

乌克兰科学院的尤里院士成了对接会的明星,他多年的研发成果一个个在山西找到了婆家,"沉睡在实验室的技术今天要为山西发展服务"这是不善言辞的老院士几天来多次重复的一句话。企业家和政府的盛情邀约让他兴奋不已,收获满满。

年轻的朔州新城,新能源产业发展蓝图带给百姓的是富裕祥和。在平朔生活区看到广场舞大妈在休闲锻炼,安纳托利局长无奈对我说,同是煤都,今天的朔州创新发展,我们的乌克兰顿涅茨克却战火不断。

我笑着对乌克兰专家说,朔州是年轻的城市,可是我们山西却有几千年的文明,我们朔州的张辽,蔚迟恭两位将军忠肝义胆激励着后代子孙,金沙滩古战场当年也是碧血黄沙,演绎着保家卫国的壮烈,我们的晋祠一千五百年历史的一座祠堂,一直宣扬着佛、道、儒家的包容,就是现代,在抗击日本侵略上,山西的阎西山也是极具民族气节的……。我给乌克兰专家恶补山西历史,聪明的安纳托利这样的注解,中国人在发扬维护自己历史文化,传统,这就是发展的凝聚力量。

图片3.png

古长城,雁门关上,我们一行指点塞外风光,遥想当年烽火狼烟,金戈铁马。雁门关下,二十几个骑马将军的雕塑一字排开,威风凛凛。乌克兰人问我他们的事迹,我也就有了机会把儿时听到的评书【杨家将】绘声绘色地讲道:"有一位中国古代著名元帅杨业,他就是我们中国的库图佐夫和苏沃洛夫,他率领他的七个儿子从繁华都城来到边疆,十几年保卫边关,和敌人进行无数次战斗。他们生活艰苦,每天可能只是吃刀削面和肉夹馍,如果偷喝伏特加就会被杀头。在国家危急关头,元帅的妻子和儿媳妇们也来支援,他们心中没有自己,没有家庭,只有国家。杨七郎将军二十岁出头就冲锋陷阵,被乱箭穿身,还有几个儿子也都为国捐躯。可能我讲的生动,安那托利突然伸出手,抚摸一下杨业的战马,说,我在科学院工作,接待过亚努科维齐,应当让他来和杨业对话,研讨一下国和家的关系,就是前不久,这位前总统的儿子在楚科齐半岛冰上飙车失事,掉进冰窟窿身亡。

漫步在边关村寨,中国古代的建筑和边关风俗引起了乌克兰人极大的兴趣,他们惊叹着当地对历史文化资源保护,说这也是一种民族精神,"乌克兰其实也不缺少历史,传统文化,可是我们没有人做这些工作,他们都丢失,散落了,没有这些国家精神,文化的凝聚,社会也就松散了,因此那样多乌克兰人喜欢去美国,德国,法国,奥地利……",我们应当保护和建设自己的家园。与安纳托利交流总会启发人的思维,他不愧是广州市人民政府授予的荣誉市民。

作者:郭凤志  
    经历了6个国家,40万字,25年游历,112篇文章,
    就是广东独联体国际科技合作联盟秘书长郭凤志先生的《俄罗斯散记》和《俄罗斯散记之丝路花雨》,
    他205次到俄罗斯、白俄罗斯、格鲁吉亚,吉尔吉斯斯坦,哈萨克斯坦,乌克兰等国家,
    用他独特的视角、入微的观察、冷静的思考和饱含深情的笔触
    为您描绘出“新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国家独特的文化、风土、人情。

广东-独联体国际科技合作联盟秘书长
广东科技企业合作促进会会长
微信号:b7105275591(可以购书)
更多精彩内容请阅读:《俄罗斯散记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《俄罗斯散记之丝路花雨》


未完待续







0条评论

更多评论